没有天生的高手,更没有永远的菜鸟求知若饥, 虚心若愚

怪兽充电冲刺上市 未来能否夺回定价权?


3月12日,共享充电宝头部企业“三电一兽” (街电、小电、来电、怪兽)中的怪兽充电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文件。
4053725825.jpg
从去年开始,共享充电宝上市争夺战便打响。《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充电宝”的身份咨询时,一位共享充电宝商务经理表示,去年为了抢占充电宝第一股,包括街电、怪兽、小电在内的相关商务经理,在招商时就表示优惠力度较大,在购机上也有较多优惠以激励代理商,“因为上市的时候数据会更好看”。

除了上市,与共享充电宝行业一直形影不离的就是涨价问题。目前国内共享充电宝市场以“三电一兽”为主导,还有搜电、蜜蜂充电、海豚充电等众多充电宝品牌。记者在走访商家、采访商务经理和地推时了解到,虽然共享充电宝各有各的品牌,但定价权主要还是在商家,且每单向商家分成5成至9成不等,本身给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分成就不多。而商家为了获利,一般都会在合理的价格区间中选择较高的。如果想进入人流涌动的商场、连锁店、便利店等,入场费则更是居高不下。这更加进一步压缩了共享充电宝的生存空间。

在招股书中,怪兽充电披露,IPO募集资金除了将用于继续扩大重点商户网络、提高运营水平、加强技术能力等常规事项外,还将用于寻求投资机会并探索新商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市场格局仍存变数:2020年5月,美团点评强势入局共享充电宝,在全国各地区大力布局共享充电宝业务。同年8月,杭州小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同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现如今又迎怪兽充电上市,共享充电宝的未来走向仍未可知。

怪兽或成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盈利对于充电宝来说似乎不是难事。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0.22亿元、28.09亿元;2019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为1.666亿元,净利率为8.2%。2020年,怪兽充电净利润为7540万元,净利率为2.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66亿元人民币和1.126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怪兽充电营收同比增长38.9%,净利润却同比下滑55%,净利率方面,2020年为2.7%,也低于2019年的8.2%。目前这只是两年来营业数据的反馈,如果这个现象持续下去,二级市场恐怕不会给共享充电宝行业一个好的反馈。招股书表示,上述现象被归咎于疫情和抢占POI(商圈位置)的影响。

在怪兽充电的收入结构中,主要分为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移动电源销售以及其他收入三部分,其中移动设备充电业务(充电宝租赁)占近两年总收入的比例约95%。

目前共享充电宝生意多是代理商模式,商家负责卖出机器设备给代理商,市场由代理商开拓。即便一开始采取自营模式的美团,也在去年年初开始尽力推进代理商模式。卖出的机器设备无论能否装机、能否获利,都和共享充电宝公司无关。“就是看你的本事,所以现在我们喜欢要实力雄厚一些,有地推团队或者场地资源的代理商,有点像娱乐圈里的‘带资进组’。”某共享充电宝公司负责地推业务的工作人员说。

“共享充电宝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落地能力。”独立分析师唐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的模式目前现金流状况比较好。不过现在数量多了,盈利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个行业没有技术门槛,甚至还没有形成明显的规模效应。即使市场做大之后,渠道费用上去了,单机利润也就下来了。”

虽然创立于 2017 年的怪兽充电是主流共享充电宝企业中起步较晚的,但彼时正是共享充电行业风口,资本市场对怪兽充电的青睐程度并不输其他家。

怪兽充电成立至今已完成 5 轮融资,总募资额超过 10 亿元,投资方包括小米集团、高瓴资本、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等。其早期产品也均是和小米、紫米共同研发,使得怪兽充电的小米系背景较为浓厚,据一位怪兽的员工表示,“办公电脑用的都是小米的”。

怪兽虽然一直是共享充电宝的大佬之一,但去年说要上市声音最大的是小电。去年7月6日,浙江证监局官网显示,共享充电宝服务商“小电科技”(以下简称“小电”)已同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于创业板挂牌上市。

亟须寻求新增长路径
共享充电宝企业并未找到新的盈利模式,而涨价问题广受诟病。据国内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小电、来电等共享充电宝品牌存在霸王条款、退款难等问题。

陈礼腾向记者表示,为寻求进一步的发展,各充电宝公司的亟须构建新的增长路径。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共享充电宝存在想象空间。 怪兽充电招股书中也披露,IPO募集资金除了将用于继续扩大重点商户网络、提高运营水平、加强技术能力等外,还将用于探索潜在业务。

针对“新商机”的具体含义,怪兽充电并未在招股书中进行太多具体说明。不过,怪兽充电此前曾在融资计划书中提到,新零售才是怪兽充电面临的千亿级市场,通过快速搭建以共享充电宝为核心的下沉渠道,可实现与其他品类渠道复用,如礼品机、智能零售柜、电子烟、IP玩具柜等,基于海量用户和商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怪兽充电致力于成为一家科技+零售的公司。

记者了解到,虽然贴着自己logo,但共享充电宝的定价权主要掌握在商家手中,且商家过多的分成或许是共享充电宝价格不一的重要原因。通过与包括怪兽、搜电等公司的商务经理沟通记者了解到,目前多数充电宝公司的运营方式是代理商制度,怪兽和美团是直营模式和代理商模式并行。其中,商家在定价和分成上更有话语权,而在定价上,共享充电宝公司也没有给出相应的指导价格。

“有时候商家每单甚至能拿到80%以上的分成,而本身代理商在拿到机子时就定的给共享充电宝公司10%的分成。所以代理商就很难拿到很高的收益了。”为了抢占市场,共享充电宝公司和代理商不得不让出利润。一位怪兽的商务经理透露,西单大悦城的入场费用就要80万元一个月。记者向怪兽相关负责人确认该金额,其表示该入场费用不方便透露。

怪兽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目前采取直接运营和合作运营相结合的方式。其中直营模式采用支付佣金和入场费的方式来锁定合作,这部分费用占到设备所产生收入的50%至70%之间。在合作运营模式下,怪兽充电按月向网络合作伙伴支付佣金,这部分佣金比例一般在75%至90%之间。怪兽充电支出中增长最高的营销费用,主要用于对合作伙伴的激励费用,包括佣金和入场费以及向业务开发人员支付的报酬。这笔费用在过去两年分别为13.62亿元、21.21亿元,增长率为55.87%。

无论采取哪种合作模式,怪兽充电都直接向用户收取使用费用,并定期和合作伙伴结算费用。拆分来看,佣金费率相对稳定,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42.7%和44.1%。但入场费率却从2019年的5.5%上升到2020年的14.0%,具体费用则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至2020年的3.8亿元,增长了约260%。主要原因是与大客户(KA)的新合作导致入场费上涨。

所以,激烈的行业竞争导致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高涨。也正因此,共享充电宝不得不通过涨价将部分成本转移到用户身上。

文章评论已关闭!